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 19岁因饥饿学表演30岁因吃面走红遭封16年他的人生很厉害

19岁因饥饿学表演30岁因吃面走红遭封16年他的人生很厉害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2-05-01 / 点击:

  原标题:19岁因饥饿学表演,30岁因吃面走红,遭封16年,他的人生很厉害

  最近,在沈腾,谢娜和李诞加盟的喜剧综艺《笑起来真好看》里,除了一些熟悉的老面孔,连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也来了。

  之前陈佩斯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自己并不希望儿子太早进入娱乐圈,怕他心智不够时尚,所以留学归来后的陈大愚一直呆在父亲的身边学表演。

  陈大愚在节目上和乔振宇一起表演了作品《祖传包袱》,大意就是他作为星三代所面临的一些尴尬的局面。

  他苦恼的是,尽管他很努力,但是依然摆脱不了父亲和爷爷的影响,即使有节目邀请他,也只是因为他是陈佩斯的儿子,让他觉得在追赶的过程特别痛苦。

  有些人苦于没有门路,挤破脑袋依然一无所获,而有“祖传包袱”的人本身就比别人多了许多机会,能不能化压力为动力,就看个人造化和努力了。

  当年,同样是星二代的陈佩斯,早年也是因父亲的关系而获得进入八一制片厂的机会。

  不同于陈大愚的是,陈佩斯一开始并不喜欢表演,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和回北京而做出的选择。可即便是在这种束手无措之下,他也慢慢摸索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喜剧之路。

  1950年,正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演出的陈强,得知儿子出生,为纪念,便给他取名为陈布达。1954年,二儿子出生,陈强直接将当年取名的寓意延续下来,取为陈佩斯。

  小时候的陈佩斯尽管对表演没有兴趣,但对舞台上的父亲还是充满了崇拜,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随母亲去看父亲的演出。

  从事艺术表演多年的陈强,觉得儿子还是蛮有表演天赋,便鼓励他去报考文工团。

  几经波折,最后陈强为了儿子的前途,第一次开口找老朋友帮忙,才让陈佩斯考进了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。

  而陈佩斯当时之所以选择舞台,只是为了文工团每月发的45斤粮票和有机会回城市。

  虽然在八一制片厂,陈佩斯只能演一些龙套角色,但他的用心和表演天赋总是能让一些小角色大放异彩,成功吸引别人的眼光。

  陈强很看好陈佩斯的喜剧天赋,在1979年,父子搭档合作出演了中国第一部喜剧电影《瞧这一家子》。

  第一次当主角,陈佩斯在开拍前就把人物分析贴了满满一墙,生怕拖了父亲后腿,而陈强也为了儿子,不厌其烦地亲自示范。

  1982年,陈佩斯在电影《夕阳街》中饰演“二子”,还开创了中国第一个喜剧系列电影。

  尽管如此,对表演始终不感兴趣的陈佩斯,也想过改行,尝试往导演方向发展。结果在最后关头,被换掉了,导演们就此泡汤。

  当时在八一制片厂,陈佩斯和好友朱时茂为了和观众互动,编排了短剧《吃面条》,这个作品的“笑果”好到连春晚导演黄一鹤都给吸引了过来。

  可因为没有什么教育意义,一直没人敢拍板确定让这个节目登上春晚的舞台,苦等无果,气得陈佩斯屡次想走人。

  春晚当天,一直犹豫不决的黄一鹤还是豁了出去,让他们上去表演,结果,大获成功。

  从1984年的《吃面条》开始,陈佩斯和朱时茂成了春晚最让人期待的小品搭档,14年,11个作品,让陈佩斯成了当时中国最火的小品演员之一。

  可谁都没想到,1998年的《王爷与邮差》,却成了他和朱时茂在春晚的最后一个作品。

  舞台上,陈佩斯总是扮演一些滑头狡猾的角色,但现实生活的他却活得像个斗士般勇猛。

  1999年,陈佩斯因央视未经他同意,将其表演过的小品出版成VCD进行售卖,而且没有给予相应的版权费。沟通无果后,他将央视告上法庭,最后虽然胜诉,但自从那次后,他和朱时茂就再也没有登上春晚的舞台了。

  陈佩斯笑着说:不后悔,上春节晚会那些年,表面风光,实则狼狈。大半年的时间都得为了台上那15分钟做准备,很多事情都做不了。而且春晚的创作氛围很不好,每个部门都是老大,你都惹不起。

  尽管当年的知识产权并不普及和受到重视,但陈佩斯敢于人先,勇敢地跟央视说“不”,就算付出了很多的代价,但他从不后悔。

  他说这是规矩,虽然他的努力很多年后依然没有改变这种侵权的现状,但如果那时他不敢站出来抗议,他怕以后他的后代会瞧不起自己。

  退出春晚的舞台后,陈佩斯拍电影,开公司,但拍一部赔一部,经常得外出挣钱,拍个广告来填补窟窿。

  离开了“大树”,陈佩斯出人意外地选择了更小众的舞台,不仅投入大,万一卖不出去,将是雪上加霜。

  淡出荧幕几年后的陈佩斯,终于在2001年带着自己的首部话剧《托儿》在北京上演,宣告重回舞台。

  当时中国的很多话剧舞台基本都是闲置,很多话剧演员也纷纷拍起了电视电影,但陈佩斯却不走寻常路,专挑跟别人不一样的路蹦跶。

  抱着“视死如归”的心态回归的陈佩斯,没想到自己的作品《托儿》所到之处,都收到热烈的反响。有了第一部的成功,陈佩斯随后两年,上档了喜剧三部曲之《亲戚朋友好算账》和《阳台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陈佩斯将自己多年研究的喜剧理论融入到《阳台》这部作品中,还因此被选为上海戏剧学院的教学案例。

  2015年,陈佩斯和央视和解,自导自演的电视剧《好大一个家》在央视一套播出。同年,他和杨立新合作的《戏台》也成为了北京喜剧剧院的开幕大戏。

  从2001年的第一部话剧《托儿》开始,陈佩斯一共创作了9部作品,每一部作品的从创作到出演,他都毫不懈怠。

  压力太大导致严重失眠,就连做梦都是在跟话剧有关,为了第二天的工作,他每晚都得服用大量安眠药,隔天再喝浓茶来控制自己的时间,敬业到连病都不敢生。

  从1973年进入八一制片厂到现在,陈佩斯获奖的数量并不多,说起奖项,陈佩斯表示自己根本不在意,曾经目睹父亲的遭遇后,让他对这种所谓的荣誉深感厌恶。

  杨澜曾在节目上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出去走挣钱,赚的钱肯定比他带着大班人演一部话剧来得轻松和快速?

  陈佩斯笑着说:赚了钱,然后要干什么?买房买车后,又能做什么?不就是一个睡的地方和4个轮而已吗?

  当年,他为了维护自己的作品而不惜得罪央视,因为地方电视台不守合同而直接现场罢演,金钱对于他来说,早已不是他用来衡量自己人生价值的标尺了。

  陈佩斯虽然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才让自己爱上了表演,但无论如何,他对艺术始终都有自己的标准,对做人始终都有自己的底线,即便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从不毫不退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Power by DedeCms